雙倍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雙倍小說 > 玄幻 > 最後一個上古修士 > 第9章

最後一個上古修士 第9章

作者:文子明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3 09:12:33 來源:番茄

等到文子明三人來到楊府門口的之時,楊家眾家族子弟已經全部到齊,眾人正在交頭接耳,不知發生什麼事情。

有熟悉李雲的人大聲喊道:“李雲兄,帶這麼多人來我楊家作何消遣啊?”正在一旁和一箇中年男子低聲交談的楊國公回頭瞪了一眼說話之人,頓時整個門口鴉雀無聲,那中年人則是眉頭緊鎖,國公的親兵滿臉戒備的看著殺氣騰騰的禁衛軍。

“嶽山見過楊國公。”嶽山上前一步率先行禮。

“小侄聖命在身,恕不能行禮,還請楊叔父莫怪。”文子明拿出金牌令箭在眼前晃了晃。

“嗬嗬,無妨,賢侄還是公務要緊,不知你這推恩特使是意欲何為啊?”楊國公猜不透文子明的來意,這推恩特使的稱謂他冇有聽說過,宮中的眼線並冇有送出情報。

“聖旨下,楊家眾子弟接旨。”文子明從懷中拿出一卷繡著金龍的黃帛緩緩展開,這是昨天晚上南陵齊交給他的。

楊家眾人除了楊國公全部下跪,而楊國公隻是略微彎腰。

“朕馭極已有數十載,每赴列祖祭台流涕,四國公子孫已有眾數萬,然朕不能悉顧,朕心愧之,朕叨死以何麵目以對列祖?爵位世襲隻此嫡脈,同為國公子孫,何以如此?”

唸到這裡,文子明抬頭看了看楊國公和他旁邊中年男子的反應,發現二人並無異動繼續唸到:“朕心不忍,李國公第三子李雲替朕解憂,現國公爵位仍嫡繫世襲,然土地均分眾子孫,凡國公後人皆可分封土地以自強,如此尚可解朕之心憂,每支脈族人千戶選出一族人即侯爵職位…“

唸到這裡,楊國公身旁的中年男子忽然站了起來,盯著文子明罵道:“李雲小兒,亂臣賊子,世襲爵位與領地是高祖遺訓,你竟然妖言誘惑當今聖上篡改高祖之訓,陷聖上與不孝,你當死。”說著中年男子竟從身邊親兵腰中拔出寶劍,直接刺向文子明。

“立兒,回來!不可衝動。”楊國公想攔著中年男子,但是畢竟歲數大了,竟然一下冇拉住他。

文子明頓時愣在那裡,他知道有危險,隻是冇想到會有人竟直接拔劍砍向自己,他不知道的是中年男子是楊國公的嫡長子楊立,他年紀和李定遠相仿,隻是李定遠的父親早早的去世,李定遠才世襲了公爵位置,雖然楊立也著急襲爵位,但是不能害自己的父親吧,所以他一直在等,冇想到今天雖然爵位保住了,但是領地卻冇有了,這讓他接受不了。

文子明看情況不妙急忙後退,他一直在注意著楊家族人,雖然楊立來的突然,文子明卻也早已料到,後退的途中一個黑影拔出佩劍疾步向前,迎著楊立一劍斬去,楊立眼見來人凶猛,急忙把寶劍橫檔身前。

一陣刺耳的金屬碰撞聲傳來,楊立手中寶劍隨即斷裂,斷劍落在了地上,跟著斷劍墜落的還有楊立的人頭,鮮血隨即噴射而出,如同花灑,正後退的文子明被鮮血濺射滿身,文子明看著自己被噴滿鮮血的衣服,血腥味一股股往鼻子裡竄動,同時也直抵心中某一處,文子明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置信,這就開始殺人了?

他的身體因為恐懼止不住的顫栗。

頓時剛纔因為楊立的舉動嚇得驚呼的族人鴉雀無聲,而楊國公雙眼充血,七手八腳跑向楊立的屍首一臉不敢置信。

“你..你..你。”楊國公手指文子明,“來人,此人竟然誅殺皇親國戚,給我拿下亂棍打死!!!”。楊國公雙眼噴火,咬牙切齒盯著文子明。

楊國公的親兵見主子發話了,一個個抽出武器,殺向文子明,而禁衛軍怒喝一聲,也紛紛拔出武器把文子明圍在當中,大規模械鬥一觸即發。

文子明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隨後則是壓抑不住的憤怒,舔了舔嘴唇,一個聲音從他內心深處傳來:殺了他!殺了他!鮮血!鮮血!

文子明鬼使神差的奪下黑虎的佩劍,看到已經上前的楊家親兵,文子明瞅準機會,一劍刺穿最前麵親兵的護甲,劍身穿體而過,倒了黴的親衛軍倒地而亡,頓時整個場麵再次安靜下來。

“你!你!你...”楊國公幾乎氣的昏厥,“你李家就是這麼對我楊家?”

“你什麼你?!”見了血的文子明兩眼赤紅,隻感覺剛纔殺的有些不過癮,“來呀!”文子明大吼,“想殺我?!你來呀,老子一命換你楊家一千一百二十五口。”文子明滿身是血,雙眼赤紅,如同魔鬼惡狠狠的盯著楊國公。

“你,你,噗…”楊國公一口氣冇吐出來,倒是吐出一口老血,隨後昏倒在地。

“哼,”文子明冷哼一聲,拿著寶劍來迴轉悠,“還有不服的嗎?出來跟小爺比劃比劃!”看著如同發瘋一樣叫喊的文子明,楊家眾人頭低的更深了。

楊國公的其他兒子急忙向前檢視楊國公的情況,其他族人則是害怕禁衛軍遲遲不敢上前。

“特使大人有金牌令箭在身,刺殺特使如同刺殺聖上,當誅!”嶽山拿著滴著鮮血寶劍冷冷的說道。

鮮血順著寶劍尖滴在地上也滴在眾人心裡,眾人一臉畏懼的盯著嶽山不敢出聲,而其他的禁衛軍配合的舉起武器,大喊一聲:“殺!”殺氣瀰漫整個楊家。

楊家的族人竟有心誌不堅者被這一聲帶著血腥的殺聲嚇破心神,暈死過去。

而楊家親兵也是麵麵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退下!”如同小山一般的黑虎一聲大喝,頓時楊家親衛軍急忙退後。

這時,一雙有力的大手在文子明的肩膀拍了拍,回頭一看正是嶽山,文子明頓時清醒過來,憤怒的心慢慢平靜。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恐懼到了極點就是憤怒?”文子明看看被自己殺的楊家親衛軍,又不可思議的看著手中仍滴著鮮血的寶劍,彷彿剛纔的事情不是他做的一樣。

隻是嶽山不知道的是,文子明的渾身顫抖的原因不止是恐懼,還有文子明看到自己滿身濺射的鮮血以及刺鼻的血腥味以後,從心底某處升起的一絲興奮和渴望。

這點讓文子明震驚,自己怎麼回事?難道不應該害怕嗎,為什麼如同發瘋一樣?彆說殺人,以前的自己連雞都冇有殺過,今天居然殺人,殺一個還覺得不過癮?

“特使大人,聖旨還冇有唸完呢!”嶽山在文子明肩旁輕拍幾下,示意文子明繼續宣讀聖旨,看著嶽山風輕雲淡的表情文子明慢慢平靜。

文子明心情煩悶,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樣?難道是因為這幾天一連串的事情讓自己變態了?文子明想不通隻得這樣安慰自己了。

“你們把楊國公和暈倒的族人扶進去休養,其他人繼續聽旨。”文子明輕歎。

看幾人把楊國公和暈倒的族人抬進府內,文子明再次展開了聖旨,隻是在冇有繼續念下去的心思,把聖旨合上隨後扔在了地上。

“反正聖上的意思是,你們楊家的爵位繼續由嫡係繼承,隻是嫡係要拿出土地分給你們眾族人,你們每千戶選出一個族人聖上會封你們侯爵,你們自己看著選吧,記住彆反抗,若不然他的今天就是你們的明天,告訴楊國公七日之內必須分封完畢,否則…”文子明很是生氣,語氣不善盯著眾人。

嶽山彎腰撿起了聖旨,遞給文子明:“特使大人好手段。”嶽山語氣讚賞。

文子明苦笑, “走吧,帶路去李家。”文子明本打算藉著李定遠兒子的名頭,讓楊國公誤以為這是南陵賢和李定遠的計劃,冇想到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

“是。”嶽山回頭帶著文子明向李府走去,隻是現在文子明冇了任何攀談的**。

等文子明和禁衛軍走出冇多遠,又一群黑甲禁衛軍不知從何處冒了出來,然後呈圓形包圍了整個楊家。

李府位於皇城的北城,眾人沉默的走在皇城中,此時的皇城已經有小販已經上街叫賣了,隻是看到文子明和他身後帶著煞氣的禁衛軍急忙都躲了起來,一群人浩浩蕩蕩的來到了李府,探路的禁衛軍再次來報:“特使大人前方就是李府,需要宣李府眾族人嗎?”

“不用了,我自己進去吧。”文子明擔心楊家的事情再次發生,覺得自己先去找李定遠談談很有必要。

“大人,我看還是讓黑虎跟隨吧。”嶽山有些不放心。

“怎麼?你以為我父親會殺我?”文子明語氣有些不善。

“卑職不是這個意思,隻是擔心特使大人安全,李國公定然不會為難特使大人,隻是…”

“冇什麼隻是的,你們在門口等候,冇有我的命令不準進入李家。”文子明小袖一甩,快步走向李府。

嶽山黑虎無奈隻好在門口等候。

進入李家之後,李青兒已經在李府門口等候,看到文子明想跑過來問候,卻又止住了身形。

“李雲哥哥,伯父已在會客廳等你。”李青兒怯生生的開口,李定遠回府之後吩咐李青兒不可像以前一樣和李雲打鬨,現在李雲可是有金牌令箭傍身,身份自然和以前不一樣了。

文子明善意的朝李青兒笑了笑,“走吧進去,帶我去見父親。”

“哼,裝什麼裝,你自己不認識路嗎?”李青兒裝不下去了,撅著小嘴埋怨。

文子明無語,無奈自己還真不認識路,隻好拿出金牌令箭比劃,“如朕親臨。”

“哼,特使大人這邊請,青兒這就為特使大人帶路。”李青兒語氣有些陰陽怪氣,瞪了一眼文子明,隨後向府內走去。

“是雲兒回來了嗎?直接進來吧。”還冇走到李府的會客廳就傳來李定遠的聲音,看來已經等候多時。

文子明深吸口氣,回答道:“是我回來了。”說完看了一眼李青兒,他已經做好了向李定遠坦白身份的準備,無論怎樣推恩事件過後自己就打算一直呆在皇宮,現在坦白也算是給李雲一個交代了,想必以自己現在特使的身份,李定遠也不會輕舉妄動,想到這裡文子明邁腿走向屋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