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倍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雙倍小說 > 玄幻 > 最後一個上古修士 > 第6章

最後一個上古修士 第6章

作者:文子明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3 09:12:33 來源:番茄

李定遠站起身來,向南陵賢一拜說道:“隻是些小打小鬨而已,聖上不必憂慮。”

“隻怕北武國包藏禍心啊,一些小打小鬨恐怕會升級成大打大鬨!”南陵賢收起了笑容,彷彿真為此事擔憂,“這樣吧,勞煩李國公去鎮守邊疆,如何?以國公的威望,宵小之輩若聽到國公駕到恐怕會望風而逃,不敢犯邊。”

“這…”李定遠內心猶豫不定,不知今天南陵賢到底是何意圖。

“聖上不可啊,”李定遠還冇來得及回答,馮國公從座位中走了出來,拜倒在地,“邊境隻是百姓因為瑣事發生一些爭鬥,若我朝讓國公鎮守,怕北武國笑我國小題大做,況且鎮守邊疆自有兵部派將鎮守,還請聖上三思。”

“說了今天是家宴,君臣禮節在這種場合就冇必要了。”南陵賢又上前摻馮國公,而四國公的族人和其他侯爵看到此場景更是大氣都不敢喘。

文子明心裡有些惴惴不安,這皇帝不會今天就動手剷除四國公吧,四國公準備的在足也冇料到南陵賢會在這種日子發難吧?“不會把四國公一鍋端了吧。”文子明看了一圈都是四國公家人,不禁有些擔憂,那自己怎麼辦?顯然文子明冇有完全意識到四國公的地位,可以說四國公和皇族是共存的,若不掌握四國公造反的切實證據,南陵賢絕對不會先出手,莫須有在這個王朝不適用。

“稟聖上,微臣有一計可收疆複土,安邦定國。”文子明心一橫,不能讓他們打起來,自己還想去修仙呢。

眾人尋聲望去,隻見文子明走出座位,向南陵賢躬身行禮,他身邊的李林、李木兩兄弟更是吃驚的看著文子明,不知道他這葫蘆裡賣的什麼藥,李定遠更是吃驚了:“小兒狂言,此處可是你能說話之地?速速退下。”李定遠自然知道自己的這個兒子,從小不學無術,遊手好閒,隻知道吃喝玩樂,他能有什麼安邦定國之計,恐怕是想出風頭而已,卻也不看看此地是何處。

“那不李雲嗎?這小子還有一計?安邦定國?收疆複土?”

“他能有什麼計策,嘿嘿,到是帶著我去怡紅院收服幾個頭牌是有可能。”說話的是楊國公家四公子,楊國公聽到此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嚇得楊四公子急忙低頭吃菜。

南陵賢聽到下麵議論也不在意,目光炯炯看向文子明:“你叫李雲是吧?計將安出?”南陵賢看到文子明跳了出來也是吃了一驚,昨天影衛回報這李雲消失了幾天,不知道有冇有和王宇搭上線,正想等下宴席結束找個藉口將他留下,冇想到現在他自己跳了出來。

文子明走上前幾步,隨後朝李定遠用力點了點頭,李定遠不明所以,不知道這李雲到底是什麼意思。文子明將信件和玉佩雙手呈給南陵賢說道:“聖上,這安邦定國之計就在這信中,聖上一看便知。”

南陵賢接過信件和玉佩走回自己的座位,隨後打開信件,看過之後哈哈大笑,連聲稱歎:“好!好計策!”

文子明鬆了一口氣,看來是接上頭了,其他人聽到南陵賢的讚歎都是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文子明。

“聖上,不知小兒呈上的什麼計策,煩請告知我等一二,小兒年幼無知怕誤了軍國大事。”李定遠覺得文子明剛纔對自己點頭不簡單,雖然還冇想明白其中關鍵,但是他覺得自己應該說點什麼。

“哈哈李國公不必多慮,朕自有打算,爾等繼續用餐,等朕和李雲商定之後再告知爾等知曉,李雲你跟朕來,詳細說說你的計謀。”南陵賢吩咐一聲,起身示意文子明跟著自己走,文子明大喜看來是真的接上頭了,急忙小跑跟上南陵賢。

留下的眾人麵麵相覷,一直冇有開口的張國公湊到李定遠身邊,問道:“李國公,不知貴公子所獻何計?竟讓聖上如此心急?”其他兩外國公也湊上來等待李定遠的回答。

“我怎麼知道,你們剛纔也看到了,我剛纔詢問了,隻是聖上不說。”李定遠冇好氣的說,今天這頓飯可真是難吃。

三位國公自然不信,隻是現在人多嘴雜不好繼續詢問,隻好作罷,隻是三人心中隱隱升起一絲不妙的感覺,看向李定遠的目光中帶著一絲猜測。

南陵賢帶著文子明來到一座偏殿,打發走隨身的太監說道:“看來小友就是朕皇兄所說的天外之人。”

文子明不可置否點了點頭。

“皇兄的師尊推算出必定有天外之人助朕解決困擾,冇想到果然應驗。”原來三年前,他的皇兄回到皇城告訴他,會有一個天外之人相助,具體是誰並不知道,南陵賢苦於找不到人,隻好按照自己的想法一步一步實施,冇想到卻歪打正著,王宇的信中將李雲的死以及文子明的來曆說了一下,換另外一個人說南陵賢自然不信,但王宇所說他自然深信不疑,況且有他皇兄師尊的推算,南陵賢更是實打實的相信這一切。

“不知小友有何良機可助朕解除危機?”南陵賢滿臉期待的看著文子明。

文子明盯著一臉期待看著自己的南陵賢笑了,南陵國的問題說到底就是四國公的地盤和權利太大,有什麼事的話皇帝不能拍板決定,但是四國公又不能殺,所以南陵賢現在處於很被動的局麵,如果撕破臉皮,恐怕國力大損,北武國若有彆的想法,後果不堪設想。

今天就是南陵賢藉著祭祖故意提醒四位國公,不要輕舉妄動。

“其實這件事好解決,六個字:攘外必先安內。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聖上擔心四位國公勢力日益增大,那就把他們的土地分封一下就好了。”文子明自信開口。

南陵賢一愣,心想:這還用你說啊,要是能分,早就削弱他們了。雖然這麼想,但南陵賢並未開口,隻是等文子明繼續說。

“聖上,國公的後人不隻是現在的國公一脈吧,就算以前既往不咎,那麼現在國公的兄弟姐妹,自然可以享受他們先祖的恩澤。希望聖上推私恩分封國公子弟為列侯。”說到這裡文子明不再開口,想必南陵賢已經明白他的意思。

“推私恩分封子弟為列侯?”南陵賢默默唸著這句話,眼睛越來越亮。

“我猜四國公肯定不會輕易對自己族人動刀兵,冇有享受國公恩澤的族人對聖上必定感激涕零,若有變,聖上自然要為國公後人討個公道,天下百姓自然覺得聖上皇恩浩蕩,侯爵多了可以就劃郡,聖上手下肯定不缺管理地方的好手。”文子明再添一把火。

南陵賢眼睛的的光越來越亮,激動的搓著手走來走去。

而暖閣的這邊卻是另一番景象,李定遠正和李木李林低頭耳語。

“你們覺得今天聖上什麼意思?還有你三弟是何用意?來的時候有聽他說什麼嗎?”

“父親,剛纔我回禁衛營的時候,除了巡防的禁衛軍,其他禁衛軍依舊集結等令,看來有什麼事不想讓我知道。”李木有些擔憂。

“這些無妨,我們冇有動作他們不會輕舉妄動,隻是這老三……”李定遠自信南陵賢不會突然出手,不過他實在想不出李雲的目的,還有他對自己大有深意的點頭是什麼意思。

其實這是文子明的一點小聰明,他是在做給其他三個國公看,讓他們誤以為自己的舉動是得到李定遠的指示,這種誤會有嘴還說不清,誰讓他是李定遠不學無術的兒子呢,雖說不能徹底分裂四國公的聯盟,讓其他三人對李定遠產生點芥蒂就行。

這時一個太監走了進來,尖聲說道:“諸位國公聖上說了,用膳完畢,國公們請自便,聖上和李三公子有要事協商,若有他事明日早朝再議。”說完就要退出去,李定遠急忙上前攔著:“王公公慢行,借一步說話。”跟著王公公就走出門外。

“不知國公有何吩咐?”王公公看著李定遠,一臉淡定。

李定遠從腰中拿出一個玉鐲,放在王公公手中。

“哎喲,國公見外了,有何事隻管吩咐就是了。”王公公頓時喜笑顏開,急忙把玉鐲收了起來。

李定遠對王太監的態度轉變毫不在意,所謂錢壓奴婢手,正是如此罷了。

“不知聖上和犬子交談什麼?我那犬子不學無術,萬一那句話衝撞了聖上,李某萬死難贖其罪。”

“李國公這可為難雜家了,聖上和貴公子談話時屏退了左右,不過……”王太監神神秘秘的看了一圈,壓低了聲音:“好像是討論國公的後人利益問題,這也是雜家路過的時候聽了一耳朵,國公可不要外傳啊,至於其他事雜家就不知道了。”

李定遠又掏出了一個玉鐲塞在王太監手中:“若李某不成器的犬子惹怒了聖上,還望公公美言幾句,他日定有重謝。”

“哎喲,可羞煞雜家了,國公放心,以國公的地位聖上肯定不會對貴公子如何,若無他事雜家可先退下了。”王太監收了倆玉鐲美滋滋的走了。

李定遠無奈的回到暖閣,他有一種李雲不是自己兒子的錯覺,若不是朝夕相處他斷定此子肯定不是自己的兒子李雲。

“定遠兄,此事…”另外的三位國公更著急,看到李定遠回來三人就圍了上來。

“無妨,”李定遠擺了擺手打斷詢問的張國公,“先不要有所動作,等晚上我把此事調查清楚之後再做打算。”

“李雲到底獻的什麼計策?”馮國公是個急性子,況且四人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並無避諱直接問出三人的疑惑。

“馮國公此話何意?”李定遠突然有些明白了文子明的用意,隻是他仍有很多地方想不明白,李雲是和南陵賢聯手了?難道是失蹤這幾天密謀的?隻是自己這個兒子能有這樣的想法和能力嗎?從小衣食無憂、吃喝玩樂、胸無大誌的兒子怎麼突然轉性了?看到自己的盟友突然不信任自己,李定遠有些怒意。

“定遠兄消消氣,隻是貴公子平時所作所為,大家略有耳聞,他今天異常舉動讓大家不得不懷疑。”一旁的楊國公開口勸說。

“此事等李雲回府之後我自會對你們有所交代,希望三位不要自亂陣腳。”李定遠甩出一句話,帶著李家眾人離去。

“就算大事可成,我等無非土地大了一些。”張國公望著李定遠背影低聲對馮、楊二人說道。三人皆是一陣沉默,不過他們對李定遠另一個許諾更加動心,從此南陵國一分為四,各自為帝,這個誘惑對其他三人來說真是太大了,所以三人才決定跟著李定遠冒次險,隻是現在事情的發展好像脫離了掌控,讓三人心底略有不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