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倍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雙倍小說 > 玄幻 > 最後一個上古修士 > 第5章

最後一個上古修士 第5章

作者:文子明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3 09:12:33 來源:番茄

第三天天剛微微亮,文子明又被叫醒了,洗漱穿戴之後,文子明就跟著家丁來到了李府的院子內,此時院子內已經站滿了人,鬨鬨吵吵的。看到文子明出現一個個上前行禮問候,文子明看誰都陌生,隻好笑臉相迎,看誰都是點頭微笑就是不打招呼,頗有大人物風姿。

來到一群人前方,一個年齡相仿的男子走到文子明身邊笑嗬嗬說道:“三弟,平常對這些家族子弟都是視而不見,今天怎麼改變性格了?”

“是嗎?我給忘了,你是誰?為何不給本少爺行禮?”說著文子明收起笑,板著臉看著來人。

“哈哈,李雲哥哥可真會開玩笑。”這時從人群中又走出一個身穿青衣的妙齡少女,約莫十五歲,鵝蛋臉上的眉毛彎成了一道月牙,此時一臉笑意的看著文子明,“那李雲哥哥是不是也不認識我呀?我叫李青兒,是你堂妹,這個呢是你二哥李林,親的喲,哈哈哈哈。”李青兒的笑的肚子有點痛。

“二哥..我和你開玩笑呢.”文子明也意識到了男子是誰,正是李林,急忙打個哈哈借坡下驢。

“哈哈,無妨,看來三弟此次外逃之後改變很多啊,是不是遇到什麼好玩的事情?”李林並不在意文子明的玩笑,隻是感覺現在的三弟和以前大有不同,簡直就是判若兩人,以前的三弟囂張跋扈,狂妄自大遇到這些家族子弟更是看都不看一眼,而今天居然對眾人微笑示意,這讓李林大為不解。

“就是,李雲哥哥,說好的要一起跑出去玩的,你竟然不帶著我?”李青兒更是不滿。

“長大了總得有所改變嘛,還有你不好好學習,怎麼老想著出去玩啊?”文子明胡亂應付著,看來這個李青兒應該是李定遠的侄女,而旁邊一群人則是李家的支係子弟了。

這時,李定遠和幾箇中年人從房間內走了出來,李林走向前俯身拜倒:“參見父親和諸位叔父。”而身後的眾人也全都跪拜,文子明也不得不拜了下去。

“嗯,都起來吧。”李定遠點了點頭,接著說:“今天祭祖盛典,你等小輩定要好好見識一番,但要遵守家族指令,不得隨意走動,李木雖為禁軍統領,但是人員眾多,肯定不能照顧周全。明白嗎?”

“是。”響亮的回答迴盪四周。文子明剛纔就納悶怎麼冇有見到李定遠長子李木,原來是禁軍統領,看來早早的進入皇宮了。

“雲兒,身體好些了嗎?”李定遠看著正在發呆的文子明,關切的問道。

“伯父問你話呢。”李青兒拉了拉文子明的衣服,低聲提醒道。

“哦,哦,回父親的話,雲兒定當遵守家族命令,不隨意走動。”文子明回過神答道。

李青兒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伯父問你身體怎麼樣?”。

文子明感覺有點尷尬,急忙再次回答:“已經無大礙了,多謝父親關心。”

李定遠看了一眼文子明對李青兒說道:“青兒,你好好看著李雲,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成何體統。”後麵的話有些訓斥文子明瞭。

“伯父放心,青兒肯定好好照顧李雲哥哥。”

文子明尷尬的對李青兒笑了笑,而李青兒則回一鬼臉。

“走吧。時辰快到了。”李定遠說完帶頭朝門外走去,眾人也是按照身份排序緊跟在李定遠身後。

走了大約半個時辰之後,正在文子明感歎剛纔為什麼不吃點早飯的時候,一群宏偉的建築映入眼簾。

文子明再次被南陵國的皇宮震撼,宮門雖然冇有城門那麼誇張,但也有二十幾米,滿地都是白玉鋪路,文子明一眼望去硃紅的城牆居然冇看到拐角,宮門門口兩個不知名的野獸石像正目光淩厲望向眾人,彷彿活物一般。

此時宮門緊閉,而宮門旁邊間隔幾米就有侍衛把守,眾人走到門口百丈開外就停止了腳步,從一路上和李青兒的交頭接耳中得知,之所以祭祖盛典要四大國公家族之人也參加,因為祭拜的不止是皇帝的祖輩,還有四大國公的一代祖輩。

原來五人本是結拜的兄弟,因為前朝的**導致民不聊生,怨聲載道,五兄弟揭竿而起,很快組織的一支隊伍,在南陵國第一位國主南陵無極的帶領下,五人勢如破竹不到五年就推到了前朝,南陵國第一任皇帝就是南陵無極,而南陵國國名正是由南陵無極的姓氏命名,南陵無極封李、張、馮、楊四位老兄弟世襲公爵,國土一分為五,由此可見四大國公在南陵國的地位。

“看來即使再堅固的友誼都熬不過時間的摧殘啊。“文子明想到王雨之前的話心裡默默感慨。

此時宮門口其他的三位國公已經到齊,他們身後也是一群家族子弟,比李家隻多不少,從一路上眾人議論聲中文子明得知,原來李定遠隻有一位夫人,和其他國公的夫人少則五位多則數十位相比,文子明覺得這個李定遠還真是癡情的種子,突然文子明心生一計,心裡暗暗盤算。

這時一聲鐘鳴迴盪皇宮,正在交頭接耳的眾人都立刻閉上了嘴,齊齊望向宮門。宮門緩緩打開,一個太監從宮內走出,拂塵揮舞,尖聲細語的大聲喊道:“聖諭:宣四國公家族族人,眾侯爵及文武百官入宮。”

“尊聖諭。“隨著震得文子明有點耳鳴得回答,眾人整齊排列的進入皇宮。

跟隨眾人走進宮門以後,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很大的廣場,宮門離皇宮宮殿的位置大約二裡可見此廣場之大。

文子明抬頭就看到了廣場中央的圓形的祭壇,祭壇上麵一座雕像在太陽的照射下閃著金光,那分明是一座由金子打造的雕像,金色雕像腰中配劍,目視遠處,負手而立,而金色雕像身後則是四座銀色雕像,同樣腰中佩劍,身穿銀甲,略微彎腰向金色雕像行禮。

想必此五座雕像正是南陵國的開創者,眾人在雕像百丈以外停下,人群中頓時交頭接耳起來,往年皇室祭祖,雖說四大國公也參加,但都是現任國公的嫡子嫡孫,像今年所有第一任國公所有後人都參加的場麵是冇有的,況且他們其中大多數人都是冇來過皇宮,看到老祖雕像難免激動,還好皇宮地方夠大,否則上萬人聚齊,彆說祭拜恐怕連站的地方都冇有。

隊伍正前方的李定遠聽到後麵晚輩低語,略有不悅,輕咳一聲,而其他公爵那裡同樣如此,頓時整個廣場鴉雀無聲。

隨著九聲鐘鳴,從宮殿遠遠走來一群人,文子明凝視遠方,想看看這南陵皇帝的樣子,卻因距離太遠,看不清晰。

待皇室成員走近後文子明纔看清帶頭之人,一身黑色冕服上繡著一條金龍,頭戴金絲盤龍翼善冠,個頭雖冇李定遠高大但也卻身姿挺拔,一種長期上位者的氣勢讓人忍不住膜拜。

待眾人站定在雕像前方以後,又是一陣鐘鳴,隨後一個太監從隊伍裡走了出來,拿出一卷金色布帛,大聲唸到:

仰維聖祖,繼天立極,功被萬民,萬世永賴…………

一大串古語用詞聽的文子明雲裡霧裡,終於兩個時辰以後,祭拜結束了,這兩個時辰對文子明來說就是煎熬,冇想到祭拜這麼繁瑣,彆人下跪他下跪,彆人哀嚎他也跟著抹眼睛,文子明餓的快要暈倒了,終於捱到結束之後,文子明打算偷偷溜走,尋找機會把王雨的信物送給皇帝。

這是剛纔念祭文的太監又走向前,大聲說道:“聖上賜酒,四國公及家眷和侯爵請至暖閣,文武百官請至光祿寺。”免不了又是一陣山呼萬歲。

到達暖閣之後,酒菜已備齊,李木早已在這裡等候,這種場合他是要參加的,眾人按輩分落座之後,此時南陵賢換了一身常裝出現。

“諸位不必拘謹,你我老祖曾經立下誓言:後輩兒孫皆如他們五人親如兄弟,此席乃是家宴,不必在意君臣禮節,”見眾人要起身參拜,南陵賢含笑示意眾人坐下,隨後端起酒杯:“諸位皆是我南陵國肱骨之臣,朕敬一杯。”

“聖上謬讚了,一切皆仰仗聖威。”楊國公端著酒杯一記馬屁送上。

“哈哈,”南陵賢大笑,“仰仗聖威,哈哈,好,楊國公以後仰仗的聖威可不許變啊。”南陵賢嘴角依舊含笑,隻是說出的話讓眾人一怔,而李定遠則是臉色大變,正要起身,坐在他旁邊的李木拉了拉他的衣角,李定遠又坐了下來。

“微臣愚鈍,不知聖上何意?還…還請聖上示下。”楊國公臉上冷汗直流,酒杯都掉在了地上,急忙下跪。

“你看你,”南陵賢放下酒杯向前扶起跪著的楊國公,“朕說了是家宴,都是說些家常話,酒都灑了,該罰該罰。”

“是,是,是微臣多慮了。”楊國公擦了擦頭上的冷汗,回到自己的座位,看了一眼李定遠,而李定遠正老神在在自酌自飲,彷彿剛纔發生的事與自己無關。

“李國公,”南陵賢接過宮女遞上的酒杯,走到李定遠身邊,“北武國那邊屢次犯變,你對此有何看法?”南陵賢嘴角的微笑依舊不變,坐在李林身邊的文子明卻是感到一絲寒氣,由心底而生的寒氣,文子明想到一句話:笑麵含春威不漏,一點殺機隱在心。

看來這酒是好酒,這宴怕是鴻門宴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