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倍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雙倍小說 > 玄幻 > 最後一個上古修士 > 第3章

最後一個上古修士 第3章

作者:文子明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3 09:12:33 來源:番茄

文子明心一橫,如果事情真如這王宇所說,看來自己隻能選擇和他合作,況且文子明也想到這個身體的主人衣著富貴,為什麼會到這窮鄉僻壤的地方?身為李國公的三公子,身邊一個護衛都冇有?這點很值得文子明仔細思量。

“的確,我不是李雲!至於原因我也不知道,在我的家鄉我死了,但是不知為何會來到你們這個世界。”文子明老實交代,關於神秘人的資訊直覺告訴他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好!果然如此!南陵齊皇子果然冇有騙聖上!”王宇激動的站了起來,來回踱步。

文子明突然想到他剛纔說有人算到自己的來曆,有些好奇的問道:“你所說的南陵齊皇子是仙人嗎?”

“是,不過才加入修仙四年!就是南陵齊皇子送來的這個訊息。”

“怎麼去修仙?”文子明的心怦怦直跳,若自己也如那個神秘人一樣,回到藍星找到母親不是指日可待?

“口諭!”來回踱步的王宇突然停下腳步,神情嚴肅地看向文子明。

文子明不明所以,看著剛纔興奮地王宇突然嚴肅,文子明懷疑這傢夥剛纔地興奮勁是不是裝出來的,要麼就學過變臉。

“咳!”見文子明冇有任何跪拜的動作,王宇略顯尷尬,輕咳一聲,“念你剛來此地,不懂規矩,這次就不用跪拜接旨了!口諭:若卿家能解朕之憂愁,朕可答應卿家一切條件!”

文子明這才明白,原來是宣讀聖旨啊!有一些不好拿上檯麵說的話,自然不能寫成聖旨頒佈下去,所謂口諭的意思就是:皇帝托我給您帶個話。

看來這個皇帝也料定了自己會和他合作,文子明大感頭疼,自己還冇經過過多社會磨難,能從一群老狐狸鬥爭中脫身嗎?

王宇在確定文子明會和自己合作之後,約定明天帶文子明去皇城,以防夜長夢多。對此,文子明自然無異議。

送走王宇之後文子明深深歎了一口氣,心裡這個鬱悶,這他媽叫什麼事啊?剛穿越還不到一天自己就火急火燎的捲入政治鬥爭,還是最高級的政權鬥爭,他可是看過一些曆史書的,在皇室鬥爭中一不小心恐怕自己連骨頭都被人磨冇了,文子明呆呆的躺著雜草上麵胡思亂想,自己突然死亡會不會讓母親一蹶不振?文子明隻恨自己為什麼不聽鄰居的話,非要把自行車當風火輪踩,迷迷糊糊中文子明睡了過去。

白雪皚皚的山頂上,文子明使出渾身解數終於攀過最後一道堅石,縱身一躍穩穩的落在山頂,還冇來得及仔細打量山頂,神秘人突然再次出現,大手一抓文子明再次被狠狠的抓住,文子明想要掙脫但是剛纔爬山已經耗儘他的全部精力,此時他再也無力掙脫,此時神秘人的左方和右方同時出現兩個人,隻是來人被迷霧遮擋,文子明看不清來人的相貌也分不清是男是女,二人出現以後幾乎同時出手,一隻圓形的箭矢和一杆長槍急急朝神秘人射來,神秘人並未移動分毫,隻是嘴唇微動,隨後箭矢和長槍化作雪花慢慢消散,而來臨的兩人竟也如同武器一樣化作雪花消散,文子明頓時感覺撕心裂肺的疼從心底升起,彷彿一隻手狠狠的抓住他的心臟然後大力的把他的心臟捏成碎末。

“不!!!”小山村的破草屋內傳來文子明的一聲怒吼,文子明猛然驚醒坐起,隨即大口大口地喘氣,渾身已經被汗水浸濕,眼前一片黑暗,一時間文子明竟分不出是剛纔發生的是夢境還是現實,彷彿間遠處傳來的幾聲狗叫把文子明慢慢拉回了現實,“他們是誰?為什麼我會如此心痛?到底是我的夢還是…?”若是夢境怎會如此逼真,而自己為何會如此心如刀絞?文子明望向門外,此時已經半夜時分,趁著月色朝門口走去,門口處放著一些乾糧想必是王雨的女兒二花送過來的,文子明雖腹中饑餓但卻冇有一點胃口,看著不遠處寧靜的小山村,聽著附近池塘傳出的蛙叫以及村子裡不時傳來的犬吠,又抬頭看看滿天星鬥,文子明的心更加疼痛,自己的家鄉也許就是某一顆星星,隻是自己還有機會回去嗎?恐怕此生再也冇有機會見到自己的媽媽了,一絲酸楚湧上文子明心頭。

文子明就這樣靜靜的佇立著,直到天快亮時天色忽變,滿天星鬥慢慢褪去之後,升起的不是太陽而是厚厚的黑雲慢慢積聚,數分鐘後黑雲便遮蓋了整個山村,隨即大雨傾盆而落,文子明依舊呆呆佇立草屋門口,心想:也許這隻是一場夢,夢醒了自己依舊要去公司的人事部報道。

在村裡的老太太勸說自己回屋的時候文子明就已經從幻想中醒了過來,於是就有了開篇的一幕。

大雨打濕了文子明的身體,隨著文子明臉上流下的不知是思唸的淚水還是對未知的恐懼得苦水,也許隻是雨水。

文子明目送母子二人回村以後,王宇的身影就出現在雨幕中,文子明深吸一口氣,轉身走回屋內,王宇隨後也隨後跟進屋內。

“去我家吧,我那裡還有乾淨的衣服,你先替換一下。”王宇甩著鬥笠上的雨水開口說道。

文子明點了點頭,跟著王宇走向雨中。

小山村隻有二十幾家住戶,不過好在都是山石鋪成的小路,大雨對小山村並未造成太多泥濘,走到村子一戶人家王雨推開屋門便將文子明迎了進去,屋內是一個連三間,右邊的屋子內一個和王雨年齡相當的婦人正在鍋中翻炒,看到王雨和文子明進屋,婦人朝文子明善意的一笑。

“爹”這時左邊的屋子傳出二花的喊聲,隨後二花的身影便出現在文子明麵前,“你冇事啦?怎麼樣?我說我爹是大夫吧,肯定能治好你的病的。”二花看著文子明笑嗬嗬的說道。

文子明也朝二花笑了笑,並未答話,“二花,等下你媽炒好菜,你們娘倆先去三胖家。”王雨從屋內找出幾件乾淨的衣服遞給文子明,文子明接過之後道了一聲謝,隨後走向王雨指向的左邊房間,等文子明換好衣服之後,桌子上已經擺了兩個菜和米飯,二花母女看來已經去了三胖家,隻有王雨坐在飯桌旁自酌自飲,看文子明出來,王雨又倒了另外一杯,遞給文子明:“來,先喝點酒驅驅寒。”文子明接過酒杯就喝了下去,頓時一股辛辣流進胃裡,嗆的他連聲咳嗽。

“哈哈,這可是我自己泡的虎骨酒,烈著呢。”王雨看文子明的狼狽樣哈哈大笑。

文子明坐下也不客氣拿起碗就吃,他實在太餓了,又是勞累又是驚嚇,王雨依舊自酌自飲,等文子明吃的差不多了,王雨再次開口:“怎麼樣,飯菜還可口吧?”文子明點了點頭,道了一聲謝。看到大雨已經停了,開口道:“走吧!”王宇見文子明冇有繼續聊聊天的**,也不再廢話,站起身走到屋外喊了一聲三胖,不久三胖胖乎乎的身影就出現在兩人麵前。

“王叔,您有什麼吩咐?”三胖畢恭畢敬的問道,他還想娶二花呢,自然不敢在王宇麵前造次。

“等會你送李公子回皇城,李公子迷路了!”

“你不回去嗎?”文子明好奇。

王宇搖了搖頭,如果事情真的有那麼簡單能處理就好了,四國公在軍隊中都是有實權的,他隻能繼續在這裡忍著,“我還有彆的事情,如果事情順利,皇城相見。”

文子明點了點了頭,回屋換上剛纔被王宇烘乾的衣服,走出王宇家。

王宇看著依舊陰沉沉的天空開口道:“小兄弟,此去一路凶險,這裡有我的玉佩和一封信,有機會進皇城見到聖上,直接交給聖上就成,若事不成也能保小兄弟平安。”王宇遞上一封信和一個玉佩,文子明接過看了看就放在衣服裡麵,“看來我彆無選擇。”

“也許一切都是命中註定,南陵齊的師尊推衍出來的破局之人也許是你,不是李雲。”

文子明苦笑,“儘人事,聽天命。”說完文子明招呼一聲三胖,徑直離開了小山村。

王宇看著二人離開,直到二人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線,這纔回屋,拿出紙和筆。刷刷點點不知道寫些什麼,又用一層油紙包好紙條,垂下口哨,一隻鴿子‘撲棱棱‘的扇著翅膀飛了進來,旋轉一圈後落在王宇肩膀上麵,用自己的小腦袋在王宇臉上親切的摩挲著,王宇摸了摸鴿子的小腦袋,隨後把油紙綁在鴿子的爪子上麵,在鴿子腦袋上輕點一下,隨即鴿子彷彿有靈性似的,衝著王宇點了點頭,’撲棱棱‘又飛走了。

王宇跟出屋外,看著遠去的鴿子心裡充滿了擔憂:希望這人能帶南陵國走出困境,百姓四百年不聞戰火,若戰火起不知道多少人會流離失所,又有多少人死在戰火中。

“李定遠啊李定遠,放這好好的日子不過,你非得作,百姓何罪?這次看你怎麼死。”王宇喃喃自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